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白砥十五年寫就“中國書法史”

《意與古會——白砥臨古書法展》昨開幕從學法語的高材生到中國首位書法博士書法家的功力絕不是幾秒鐘揮毫潑墨那麼簡單

臨顏真卿自書告身貼》

  《意與古會——白砥臨古書法展》昨開幕從學法語的高材生到中國首位書法博士書法家的功力絕不是幾秒鐘揮毫潑墨那麼簡單

  每每見到書法家們在宣紙上肆意揮灑,分秒之間一件大氣磅?、入木三分的作品便落成。舉止間,似乎不費吹灰之力。事實上,這筆尖落紙的瞬間,吐納的是幾十年的功力,只可惜,這沉澱積蓄的過程,我們很少有機會看到。

  昨天,中國美術學院書法系教授白砥包下了中國美院美術館三層展廳,舉辦《意與古會——白砥臨古書法展》,二百餘件臨古作品正是他近十五年掌燈月下所臨摹的,時間跨度長達四千年,從商代甲骨文到清末之吳昌碩,幾乎涵蓋了中國書法史上所有的字體和流派。

  15年心血 臨摹古人好似積累財富

  在藝術展覽裏,這樣純粹臨摹古人的個展實屬鮮見。白砥的老師章祖安昨天說,當年沙孟海先生教授他們,臨摹古人是“存款”,而創作則是“支出”,也就是說臨摹是為以後的創作作充分的準備。

  昨天展出的這些作品,正是白砥臨帖的心血呈現。從1996年讀博開始,15年間他共積累了幾百件作品,從中刪選了部分,又根據這一次的展覽條件創作了一批特大尺幅的。

  從現場可見,最大的作品高近四米,長十餘米,單字字徑有三米多,而小的不過幾平尺大小,字細如蠅。其實這些作品,絕不完全是古板的臨摹,有些作品與古貼極其相似,有些則取了原作的神韻,又透露出鮮明的白砥風格。比如說,展廳二樓的巨幅作品《臨顏真卿 自書告身貼》,調整了原帖的字體大小,使其錯落呈現,又放大了文中的“真卿”二字,使作品中出現了三種大小不一的字體。這樣臨帖再創造的過程,很有意思。

  之所以要這樣做,是因為白砥在幾十年書法生涯中,深刻地體會到“臨摹”對於書法的重要意義。他說,臨摹古人所遺留下來的經典碑帖,並加以不斷的思考,正是書法的華山絕徑。

  另外,白砥也想用這個展覽告訴大家,書法是有門檻的。從人人皆熟書法的古代,到書法成為一門藝術的今天,書法已日趨職業化。這個展覽就是要向大家呈現,一個職業書法家背後的付出與功力。


白砥創作

  從法語“轉行”書法 師古人“廢紙三千”

  對一個書法圈外的普通觀眾而言,更讓人感興趣的是白砥“不可思議”的“跨界”經歷。如今,白砥已是中國美術學院書法系教授、碩士生導師。他履歷表裏最閃耀的是中國書法專業首位博士生,但他本科念的,居然是北京國際政治學院的法語專業。從法語到書法,這樣由西至中,從現代到古典的轉變,白砥是如何完成的?

  白砥15歲時考入北京國際政治學院法語本科,因為表現優秀,畢業留校做了老師。不過,命運註定他只與書法有緣。1987年,中國美術學院招收第二屆書法專業碩士生,從小就對書法有興趣的他陪同學去考試,“無心插柳柳成蔭”,戲劇性的情節在他的人生中發生——同學落榜,他上了。

  在當今社會看來,放棄法語這樣熱門的專業,選擇走上前途茫茫的書法,是一個冒險的選擇。但當時白砥所懂得的,僅僅是一份對書法單純的喜愛。


《臨石鼓文》

  研究生時代,白砥受到了沙孟海、劉江、章祖安等名師的悉心教授。多年後,他又放棄出版社的穩定工作,成為美院招收的第一屆書法專業博士。隋代的智永禪師學書十年不下樓,投身於書法的白砥也是極少出門,而他“每天在室內練15個小時小楷”的勤奮,也一直為大家所津津樂道,頗有古人“廢紙三千”的投入。“那時候沒有娛樂,更沒有什麼業餘生活,生活裏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寫字。”從15歲讀本科,到3年博士畢業,他已經快40歲了。所謂先立業,後成家,白砥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才有了自己的寶貝女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