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兔子也有玩玩具的能力

動物會有幽默感嗎?

  當然有。他們不只能察覺到我們的幽默,也有屬於自己的幽默呢!我正在倒咖啡的時候,發現Lefty就站在咖啡機的旁邊,我走過的時候,他開始使勁地搖著頭。他是想要甩掉身上的跳蚤呢,還是只是想做個好玩的動作來吸引我的注意力?也許給予適當的鼓勵,他會再做一次也說不一定。於是我用平常對動物說話的口吻,尖聲地說(希望當時沒有人在場):“嘿!你這個英俊的小子”(雖然他只有一只耳朵,我還是喜歡稱讚他英俊)這次他又搖了搖頭,然後站直了身子,一只前腳抬離地板。我們重複著這有趣而友善的嘲弄,直到我不得不去接電話為止。Lefty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和我們互動。在這個特殊的例子中,他是處在一種鼓勵我和他玩遊戲的狀態下,而每當他這樣做的時候,我都會很感謝他,因為他給了我一個機會。



  一起扮鬼臉
  當Samantha初到家裏的時候,對人非常不信任。她曾摔斷腿,卻沒有得到適當的照料,以致最後不得不開刀。因為她的害羞怕人,我們一致認為最好不要讓八個月大的小客人去碰她。這位路都走不穩的小客人,一邊用小小的手指緊緊握著籠子,一邊把小臉蛋擠在籠子的鐵條前,然後就在兔子的面前,笑了起來。Samantha的後腳此時往旁邊踢了踢,這位小客人笑得更開心了。Samantha又踢了兩下,接著在籠子裏左左右右地跳起舞來,這位小客人更是興奮地尖叫了起來。更蠢的滑稽動作還在後頭呢!幸運的是,這個籠子夠大,可以讓Samantha在裏頭表演螺旋跳動和一百八十度大回轉跳躍。最後因為顧及表演者和觀賞者的安全,我們不得不請他們暫停。這孩子笑得幾乎不能呼吸,而Samantha則過度使用了她正在癒合的後腳。我們從未見過她這個樣子,她由原本害羞的兔子,轉變成鬧劇演員。不論她想要表演的動機是什麼,我想那一定是這孩子直覺性的暗示,觸動了她表演的開關吧!我們先不要假設所有的兔子,天生就會喜歡小孩子。但這個不具侵入性,不具威脅性的場合,卻帶來了神奇的一刻,讓他們的心靈融合在遊戲裏幽默的分享中。我堅決主張,分享幽默是溝通的最高層次。你一定常常聽人家這樣形容人類間的友誼:“我們在一起,常常會開懷大笑”為什麼我們要認為這種溝通只限於人類之間呢?當你在玩遊戲的時候,你的動物同伴也是知道的呀!當你丟出一個球,讓狗去追的時候,或是作一只紙蝴蝶,綁在繩子上逗貓玩的時候,沒有人會說這不是遊戲。但當你告訴四周的人,說你的兔子會從你的手中一把奪去一張紙,然後和你玩“有本事你來抓我”的遊戲時,他們只會禮貌地笑笑,點點頭,但骨子裏還是不相信有這回事。

  設計遊戲

  我常和貓狗一起玩些蠢遊戲,但發現我們的第一只家兔:Herman會應邀和我一起玩遊戲的時候,我曾因為驚訝而有罪惡感。當我蹲伏在地板上,像個屠夫似地一邊嘿嘿冷笑,一邊擺動著手指頭(我總是這樣嘲弄貓咪),然後用惡作劇的口吻說:“我要來抓你?”的時候,我對兔子的認知從此改變了。看到我這樣的姿勢和表情,Herman會突然地跺起腳,充滿玩興地在客廳裏從一頭快速跑到另一頭,讓我目瞪口呆,驚訝無比。“她懂了!她真的知道我在說什麼”我說。從此我再也沒有小看過她的幽默感。一種報復遊戲每天都在她和她的貓朋友Nice身上上演。太多次被Nice從門後偷襲成功後,Herman學會先控制她自己,不要輕舉妄動,等到貓睡著。Herman從來沒有人教她要如何觀察,但她就像天生就會似的,在一旁靜靜地觀看敵人舒服地在火爐前卷起身子,一點都不知道一場好戲正要開始。這只平靜打盹的貓,等一下就會因為被一只六公斤多的兔子,不偏不倚地降落在她的肚皮上,而打斷她甜美的睡眠。兔子會計算人家,也會惡作劇。他們會對心靈上的刺激、遊戲的設計和其他生物的互動而有所反應——這些是和兔子一起生活的人早就知道的。

  愛玩的天性,可是經過官方證實的喔!

  研究成員、技術人員,和在U.C. Davis獸醫學校的獸醫師們,在兩年中的研究中觀察到,豐富的籠中物(在兔子居住的籠子中擺置玩具,或是其他兔子),可以增加動物的活力,讓他們更具寬容的心胸。在這些兔子身上,他們發現持續不斷的高度興趣和互動存在著。科學上承認兔子的心裏需求,對兔子來說是一大勝利。

  在我個人和另一個大學實驗室幾年前的接觸經驗,更讓我對這項結果覺得滿意。我在那裏提出:“獨居的兔子需要給他們玩具”的建議,被視為荒唐滑稽,因為“兔子沒有玩玩具的能力”,但充分的證據卻顯示,其實不然。因為我們的檔案中,記滿了來自全國各地成員和兔子間可愛有趣的遊戲故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