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妙手天成 水墨情深(圖)

王永苗又辦畫展了。昨日,她的《山情花意——王永苗山水花鳥畫展》作為深圳美術館的“三·八婦女節”獻禮隆重開幕。作為業餘畫家,三年前她處女展中的作品還略顯青澀,而這次展出的作品無論從技法還是感情上都更為成熟與從容。


王永苗作品

  深圳特區報記者 梁婷

  王永苗又辦畫展了。昨日,她的《山情花意——王永苗山水花鳥畫展》作為深圳美術館的“三·八婦女節”獻禮隆重開幕。作為業餘畫家,三年前她處女展中的作品還略顯青澀,而這次展出的作品無論從技法還是感情上都更為成熟與從容。

  王永苗成長於大西北,1993年隨著“孔雀東南飛”的雁陣南下深圳,如今她的本職工作是公務員。上世紀80年代初,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參加了西安畫院美術學習班,從此便著魔般地專注於中國畫。“我的所有基礎便是來自當時的學習班。”王永苗坦言,這讓她跟科班出身的畫家相比,少了些許先天的優勢。但她用她的汗水彌補了這種缺陷。她拜山水畫大師何海霞的入室弟子陳忠明為師,開始了漫漫求索之路。

  2008年8-10月間,王永苗的第一個個展在中心書城深圳藝廊開幕,結果竟然收到了讀者的上千條留言,令她感動不已。“我絲毫沒預料到會有這麼大的反響。這更堅定了我努力創作的決心,作為我回饋社會的一種方式。”

  從那之後,王永苗便過上了終日與畫為伴的生活:白天在政府部門上班後,一下班就躲進畫室,一直畫到深夜才回家睡覺。而週末、黃金長假更是一頭紮進畫室中,兩耳不聞窗外事,“三年間幾乎謝絕了一切朋友聚會”。當她感覺膠著之際,便請陳忠明老師南下親授,師徒倆共同研究。如今,她終於捧出了豐碩的成績單,這是對她三年來努力的最大回報。

  王永苗這幾年來的探索在本次展覽的作品中顯而易見。以前出現的多為鬥方、條幅等小品,而這次則出現了5.4米長的山水長卷,1.3×1.8米的大幅花鳥更是達到五幅之多。王永苗坦言,畫大畫很能考驗自己的畫筆駕馭能力,也最能看出自己的不足,所以她將其視為藝術修煉的必經階段。而這次畫展跟三年前相比,題材的多樣性也是一大特色。說也奇怪,一般畫家都有專攻的領域,比如花鳥畫家一般不涉山水,山水畫家鮮攻人物,但王永苗筆下花鳥靈動、山水磅?,各得其趣,令人驚歎其技法的多面性。王永苗稱,在1970年代的學習班中她打下了花鳥的基礎,而山水則是跟陳忠明學習的。她的下一個目標,是學仕女畫。

  王永苗相信畫家跟作品是有“緣分”的,她曾試過不止一次,對一幅畫壞的畫面心灰意冷,突然間靈光一閃,將其修補成一件佳作。比如這次作為畫展請帖封面的《不羨蜂蝶雙飛到,卻喜蜻蜓比翼來》便是。據王永苗回憶,當時這是一幅畫砸了的牡丹圖,她貼在牆上皺眉打量時,突然覺得中間的一段特別別致,拿起裁刀毫不猶豫地裁下,畫面的兩側剛好探入了半朵牡丹半片葉,構圖頗具現代感。隨後她便在花與葉的中間處點綴上兩只蜻蜓,一幅佳作便妙手天成了。還有一次,她畫一幅四尺雙拼的牽牛花,結果畫面零落,無法再落筆,後來經陳忠明稍一點撥,問題便迎刃而解:她沒有再添加葉子、枝幹等細節,而是用一根藤蔓勾連畫面,形成一種音符般的流動感,非常清新。這幅畫也作為本次展覽的主打展品放在了展廳當眼處,笑迎賓客。
返回列表